威尼斯2017娱乐官网|威尼斯官方网站平台
做最好的网站
没有对错
分类:新品推荐

卷首主题词~水调歌头?凌雪欢 借问君何处?应言银雪村。

“我爱你”

凌寒独怜幽影,清月锁春秋。日日夜夜魂牵,朝朝暮暮梦回,又添新愁绪,不愿人来往,心血覆寒霜。雪未融,凌已去,奈何见,共结此恨,不舍红尘断肠缘。今生未成梁祝,来世愿为雎鸠。天惜佳人缘,凌雪来生事,西游见分晓。

“我不爱你”

引:无助是友情的开始在很久之前,有一个西游传世界,在那个世界里,世界分为4个地方,分别是天庭,东岛,西岛和战场。(其实只能算3个,因为战场平时被封印,只有周二、周五晚上才开放,而且要30级,所以一般进不了,在后面的小说中也不会再提。)在西岛的一个角落,有一个村子叫银雪村,虽然村名带雪,可是这个村子坐落在火焰山旁,天气十分炎热。在这个村里,有一个小女孩叫雪。她的母亲和父亲都死了,母亲临死前给了她一个小绿龟之卵,并叫她去天庭寻求帮助,打败她的杀父仇人-修罗使亢龙。但是由于她的年龄太小,还未成年,村长不让她出去。

每次的跌跌撞撞,每次的疼痛与美好,每次的我们。

今天是雪的18岁生日,她早早地收拾好了东西,准备着出村仪式。仪式上,所有人为她送别,她的眼泪流了下来。于是她离开了村子,渡过四界河。(因为这是划分四个地方的河,所以叫四界河。)来到了天庭,通过众神仙的帮助,她成功地把小绿龟孵化了出来,可爱极了。观音大士告诉她,只要她好好培养小绿龟,它会变得更强大。于是,她回到了西岛,看看有什么办法帮助小绿龟进化。这是,一个人拍了拍她的肩膀。

我爱你,没有对错。

雪猛的惊了一下,她回头看,后面的原来是一个和她同样漂亮的女孩,只不过给他打几岁。但是介于当时的情境,她不得不对那个女孩保持警戒。两个人对视着,那个女孩先开口了:“我是专门帮助新手练级的,我叫白,你可以叫我白姐姐,你愿意和我一起去白骨洞吗?”这是,雪放松了警惕,微微点了点头。于是她和雪走进了白骨洞。不一会儿,就到了白骨洞最深处,雪低头看看,小绿龟已经进化成了甲骨龟,雪脸上出现了灿烂的笑容。可是雪回头一看,她慌了神了,白不见了,她大声喊着:“白姐姐,白姐姐。”可是洞里只有她的回声。这是,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了:“雪儿。”雪认识,这是白的声音,于是她大声地回答着:“白姐姐,我在这。”白的声音继续着:“我走了,救不了你了。”雪一下坐到了地上,不知道是因为被骗的伤感,还是身处绝境的悲哀,总之,她从希望的边缘上,一下子落到了绝望。她哭泣着......(未完待续,下接本帖沙发。)初:凌雪佳人初次邂逅 雪一直哭着,还向老天起到,出现一个救她的人,旁边的怪物也虎视眈眈地看着她,这时,在白骨洞的上空,隐隐约约地出现了一颗流星,雪注意到了,她闭上眼,她希望向流星许愿能够实现的传说是真的,不用说,她许德愿望是能够有一个人来救她。她在心中默念着:一,二,三。奇迹出现了!救她的人来了。只见从雪身后的石墙中冲出了一只巨大的喷火熊,而喷火熊上骑着的,是一个英俊的男子。他的名字叫凌,有着和雪几乎一样的经历。他也是少年丧父母,来到天庭求助。今年,他已经20岁了。他看见了雪,二话没说就把雪拉上了熊,凭着喷火熊强劲的冲力,他们离开了白骨洞。

(一)

回到天庭,凌对雪说:“今天,观音大士说有一个女孩在白骨洞中,需要我去救,原来就是你啊!”雪害羞的点了点头,便去找观音大士道谢。道完谢,他们刚想分开,却发现,两个人已经离不开了,爱情的种子已经在他们心中发了芽。 第二天月夜,两人来到了龙宫海旁,凌对雪说:“听说前天是你得生日,我作了首词给你,不过由于时间不够,只作了上阙,我念给你听。”雪高兴地说:“嗯。”

        “凌玥玥!!!”                                                    一声狮吼撞入我的耳朵,身上立起的汗毛在警告着我现在不逃就晚啦~当我正准备逃离的时候,一个魔爪扒住了我的肩膀,看着那阴森森的笑容,我内心表示哀嚎不断啊~                                                                                  没错,这个魔鬼就是我的发小,韩凌雪。此女眉如柳,目如星,浓密的睫毛在双眼皮的带动下如同扇面轻摇,分外迷人。皮肤白皙,身材完美,身高完美,名字完美,怎么说也是个青春美少女吧,可是,也不知道小时候吃啥饲料长大的,竟活生生变成了女汉子,十几年了,一直为她深感悲哀。              而现在,她又在用那渗人筋骨的微笑面对着我,无奈之下,本姑娘只好举手投降。

凌念道:“借问君何处?应言银雪村。凌寒独怜幽影,清月锁春秋。日日夜夜魂牵,朝朝暮暮梦回,又添新愁绪,不愿人来往,心血覆寒霜。”雪不由地鼓起了掌。

“韩大公子,奴家真的做不到啊~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奴家吧~。”                                                凌雪看着我那抱大腿的样子,撇了我一眼,悠悠的说到:                                                 

“谁在这捣乱啊!”突然,一群小海龟过来了。凌和雪奋力地与其拼搏,终于打败了它们,可是,雪受了重伤。凌哭了,雪安慰着他:“这不是你得错。”这是甲骨龟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治疗术,只见一道绿光扫过雪的伤口,雪很快就痊愈了。可这是,更大的危险出现了......(未完待续,下接本帖板凳。)末:爱很难,只是不愿意龙王出现了,凌和雪再次并肩作战,这是,爱情的花朵已经长出了花苞,两人的爱情之力瞬间将龙王打得灰飞烟灭。爱情之花开了,是那么的美丽,散发出无限的能量,甲骨龟和喷火熊感受到了这股力量,进化成了最高阶的神宠:玄武和火麒麟。于是他们又去了观音大士那里,让2个神宠转生,成为了最强的神宠。于是,他们决定去九重神天,打败自己的仇人-修罗使亢龙。他们从容地走了进去,亢龙正坐在炕上喝酒,凌看见他,十分仇恨,于是发出了最终之技-三花神力(神宠之力,仇恨之力,爱情之力。)瞬间将亢龙杀死了。

“小玥玥~,本公子好像记得昨天有个男生~他好像叫什么来着,方”                               

谁知,在亢龙的骨灰处,产生了一股黑气,这是世上最阴暗力量,黑气中,发出了一股声音:“黑火阵,黑火阵......”凌发现他的身边,多了一些黑色的火。凌听说过:这是黑火阵,只要坚持到黑火熄灭,黑气就会消失。可是事不随人愿,凌死了。雪哭的很烈,她知道她再也见不到凌了。她一直没有接下出的词,也在此时接出来了,她呻吟着:“雪未融,凌已去,奈何见,共结此恨,不舍红尘断肠缘。”她停下了,因为她知道,她每多念一句,她的心就碎一分。她拿出随身的匕首,果断地刺向自己的心口......而这天,也是月夜。

“等等”                                                             

月夜不是一个人的寂寞月夜只是已逝去的思念雪到了地府,她见到了凌,于是和凌一起走向了转生轮,后来的事,没有人知道,只是......

“我陪你去”                                                                 

孤寂......

        我整理了下衣服,开口说到:“但你得答应我件事” 。                                                                凌雪看了我一眼,一屁股坐到课桌上,简单大方的吐了一个字:“好”。 

自此之后,西游传世界的情人湖又多了一种水鸟,学名叫雎鸠。这种鸟是爱情的象征,一旦一对雎鸠中的一方逝去,另一方会守着思念终老。

“你不问问我什么事?”我挑眉问道。                        她没好气的说道:“你觉得咱俩谁更会整谁?”       

几百年后,一个著名诗人为这首不完整的词填上了最后几句:今生未成梁祝,来世愿为雎鸠。天惜佳人缘,凌雪来生事,西游见分晓。

                                                            “。。。。。。”     

也许爱情就是这么无暇而永恒,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我默默擦了一把脑门的汗,从认识到现在,哪次她整我都没逃离过她的毒手。             

西游传官方网站:

“唉。。。” 我看她一眼,低头叹了口气。                                                                                        她也终于放下了她的煞气,低头轻声说道:“放心吧,这是最后一次。”   

        我望着她,为她而心痛,也许她只有在他面前,只有在提到他时她才会如此的像那画中的女子一样,恬静温暖。                                  那一刹那的心痛立马消失,嘴角上扬,故作轻蔑地吐了一句:“切~”                                      然后慢慢走向门口后朝她说到,          “你要是能不喜欢他,母猪都不会喜欢公猪了”                                                                                说完立马开溜。果不其然,在我刚迈出教室的那一刻,就听到后面杀猪般的声音传来,

“凌玥玥,你敢说老娘是猪,你给我等着,别让我逮住你啊。”       

(二)   

        凌雪的恋情是从初三开始的,当初我一直以为    她在开玩笑,毕竟班里班外的男生都知道她的性格,也没有过对她的非分只想,就算有的,也都被她吓退了回去。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这次她认真了,而且,还是她一直忘不掉的痛。

        那时初三刚开学,虽然并不是紧张到要死要活,但是比起初一,初二,初三还是让大家紧张了一把,每个人都在努力的学,只有凌雪一个人每天照旧的过着她的初中生活。

        直到有一天,这个平静的生活被打乱。   

“玥玥,小玥玥,我最最亲爱的小玥玥,你就陪我去吧,就去看一下下,听说有帅哥哦~”           

“得了吧,你啥人我还不清楚,你会看上男色?”                                                                   

“凌玥玥,你丫的去不去,不就去看个篮球赛吗,磨磨唧唧的。”                                           

“你要早这么说不就去了嘛” 我略显狗腿的晃着她的胳膊。                                                             

凌雪一脸无奈的看着我。                              “你就欠虐” 。 

“嘿嘿,不过,你咋想起来看篮球赛了,你不平常最讨厌那些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男生嘛。”     

“你去了就知道了。”                   

        的确,我去了,就知道了。

        那个在阳光下散发着光芒的男生,那个让全场女生都想接近的男生,那个让她这么多年来一直不忘的男生。当我看到他的那一刻,我也呆在了那里,如果他真的是曾经的那个男孩,那,凌雪该怎么办。

“玥玥,帮我件事。”                                            “什么事?”                                                          “去见他。”       

(三)

        一直到他打完球,我们俩才离开操场,照凌雪的话我和她一起走到了九(6)班,因为凌雪和这个班的刘大美女刘怡情曾有过一些恩怨,所以只好我一个人去见他了。              然而,等他真的站在我面前时我却愣在了原地。阳光透过他的发梢照在我脸上,那一瞬间,竟然觉得某个地方跳动了一下。

“同学,你找我?”                                                        温热的气息喷在我的面庞,那一声温润如玉的声音把我拉回现实,我反应过来后,激动地说到,

“你就是柳豫?”

        他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好吧,我承认,我花痴了。我正要问他时凌雪的叫喊声传来,我才想起来我来的正事,我着急的朝他说到,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改天再见!”

        说完便匆匆离去。

        柳豫望着那个急忙逃离的背影笑了笑,转身进班了。

      我跑到凌雪身边,来不及喘气就急忙说  “是,是他,柳豫!”   

      凌雪竟然脸一红,低头说到,“嗯”。

      我看到凌雪的反应后,愣愣地问了句,  “你不会喜欢上他了吧?”

        她瞥了我一眼,胸一挺,

“咋滴?本姑娘难道配不上他吗?”然后转身下楼。

        我看着走在前面的凌雪,不知道该不该为她开心。

        凌雪从那天起,天天往他们班门口走,虽然,我们班在他班楼下。                                      哪怕天天和刘怡情吵架她也去。哪怕他有再多的问题,她也会帮他解决。哪怕他对她说再多不好听的话,她也依旧对他好。哪怕他和朋友打赌欺骗她,她知道也甘愿入套。哪怕他和别的女生走的很近,她也依旧不改初衷。而那些背后心酸的泪水和心痛只有在黑夜里她才会一人默默释放出来,她的成绩也开始一落千丈。

        也许,爱一个人,就该承受那份带来的痛吧。

        那年寒假,柳豫和刘怡情谈了。知道这个消息后,我给凌雪打了电话,听到了她和她哥哥说笑的声音,我慢慢地向她说了这个消息,电话那头的她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笑道,

“挺好的啊,他们很般配,,,,,那个,玥玥,我还有事,先挂啦。”

        说完电话那头便传来挂机的声音,我盯着手机,心痛。

        虽然很小声,但是我还是听到了她说:“至少比我般配。”

        傻雪儿,爱情里哪有般不般配。

        寒假后开学,她变得比以前安静了。谁都不曾知道那夜她哭了整整一夜,也许,爱一个人,就真的是痛的。

        那晚,她梦到他捧了一捧红玫瑰来找她。

        她依旧如以前一样去关注他,每次都看到她小心翼翼的在他们身后注视着他们,微笑的面庞上都是泪水。

(四)

        不知不觉,四年已经过去了,身边的万事变迁,没变的是我们几个又在了同一个学校,没变的是她一直以来的那份爱。

        四年的时间,柳豫和刘怡情也分分合合过。当他看到刘怡情和别的男的在一起暧昧不断时,彻底断了这段感情。而傻傻的凌雪还是不愿意放弃他,傻女孩,当初不是他救你的命啊,你又不欠他的。

        “玥玥”。

        凌雪的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我扭头看她,天蓝色的长裙,直到脚踝,微风吹来,轻轻飘动,腰间一根配饰勾勒出纤细的腰身,一头及腰的乌发自然垂落,耳边用发夹别起了几许。配上凌雪精致的五官,美,现在的我呆在凌雪面前,脑子里只有这一个字。

“韩凌雪,你你你你你。。。”

“我怎么了?很难看吗?我不知道该买什么样的,就买了一件长的,真的那么难看吗?那我现在去换回来。”

        刚说完,她就急匆匆的想回宿舍去关,我一把拉住她,

“没有没有,很漂亮,非常漂亮。”

“只是看一个汉子突然穿成女孩有点不适应,嘿嘿(º﹃º )”

        我走到她身边,看了看,若有所思的说到,

“你咋好像长高了?”

        凌雪看白痴似的看了我一眼,转身就要给我一脚飞踢,还好我躲得快,不然又中招了。

      她转身就要离开,我立马摇着尾巴跟了上去,没办法,大哥不能惹啊~

“嘿嘿,我不是没看见你穿了高跟鞋嘛,只顾看你胸了。”

“哎呀!”头上还是挨了一下。

        一路上,频频回头的人还真多,幸好今天是周末,不然,我都严重怀疑会被围。终于到了操场,恰好柳豫他们刚打完球中途休息。我以为凌雪会直接走过去,可是,她停在了那里。

“怎么了?”

“玥玥,你说,他这次会接受我吗?”

我看着凌雪,其实,我也不知道。

“你都表白那么多次了,他怎么着也得怜香惜玉吧。”

“而且。。。。”

“而且什么?”

我一把挎住她的胳膊,“我们问心无愧,他不喜欢,还有别的帅哥呢,说不定还能钓回来一个呢”

“凌玥玥!”

“嘿嘿嘿,开玩笑呢,不过,你答应我的,就这一次了啊。”

“嗯。”

        凌雪低下头,又重新抬起她美丽的头颅,向他们走去。

        我看着她,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凌雪,不要再过的这么累了,如果可以,我真不想当初我们碰到了他。

        “Hello.Every boy.”

我跑上前去给他们几个打招呼,除了柳豫。

        “我说凌玥玥,你能不能别再说你那蹩脚的英文了。”

      方振率先给我打了招呼,虽然是损我吧~

我故作生气的说道,“咋滴,不行啊,看来我不来看你才是对的,凌雪,你看吧,我都说了,不要来看方振了,你非要说他会欢迎我来的,这次,你错喽。”

      当我叫了凌雪的名字后,他们都回过神来,刚刚我和方振打趣的时间,他们竟都忘了自己已看向了凌雪。

“啊,玥玥”

        凌雪尴尬的叫了我一声,我知道他们都在看她,我就是要让柳豫知道,他一直拒绝的女孩是多么优秀。

“我说凌玥玥,你就不能别这么没脑子啊,你来,我当然求之不得啊。”

        方振勾唇一笑,把手搭在我肩膀上就把我往一边带,他们也都说说笑笑离开这边,我在方振怀里余光看到柳豫的目光追过来,仿佛带刀。

“你要再看,我可要罚你喽~”

        方振温热的气息在我耳边散开,我心里都想骂他了,明知道我耳根那里是敏感区。而且,他一米八几的大个,能不能别老是低头靠那么近说啊~

“哼!”

“哎呦,你还有脾气了,你自己说,你今天是来看我的吗,明明是给他俩创造机会的,别看了,不会有结果的。”

“我又不傻,当然知道了。唉!”

“你叹啥气嘛,他俩没结果,我们可以有啊~”

方振一脸坏笑的看着我,我实在忍不住立马一拳就打在了他小腹上,本姑娘从小跟着凌雪学,力气可不是开玩笑的。

“哎呀,凌玥玥,你谋杀亲夫~”

“哼,我还没答应你呢,刚刚趁机揩老娘油我都没跟你计较。”

        我知道他没事,虽然,还没答应他,但是这么久了,他对我的好我还是明白的,自然不会舍得打重的。任由他在那里摆可怜,我看向凌雪他们。

“柳豫,我想问你件事。”

“嗯。”

“你有没有喜欢过我一点点?”

“没有。”

“我喜欢你。”

“我知道。”

“你不知道。”

柳豫疑惑的看向凌雪。

凌雪再次低下她那美丽的头颅,

“对不起。”柳豫开口。

“今天我十八岁生日。”

“嗯,生日快乐。”

“谢谢,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什么为什么?”

“我已经很努力去变成你喜欢的样子了。”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没有为什么,我只能说对不起。”

“我知道了,你不用对我说对不起,爱情里没有对错,我遇到你不后悔。”

        凌雪转身离去,那一刹那,泪水滴在了裙摆上。

        我真想上去给他两巴掌,凌雪为了他做了多少,能给他的都去努力了,他就连最后一次机会都不给,从小到大,能让凌雪低下头的也就是他了,他到底还想怎样!

        当我想过去时,方振拉住了我,他感觉到了我的怒气,给我示意让我别去。我知道他是为我好,可是,除了我,谁都不能让雪儿受气。

        我甩开他的手,走向柳豫,气愤让我已经不想保持理智了,我吼着他,

“为什么!凌雪到底做错了什么!她那么爱你,你为什么就不肯接受她一次!”

        说完我就向他拍去。他抓住我的手,看着我的我的眼睛,似乎解放一般的对着我说,

“因为我一直喜欢的是你!”

他说,

“从我十岁第一次见你时就喜欢你。”

他说,

“你知道当初我醒来第一眼看到了你是多么暖吗?我还没谢你当年救我的恩。”

他说,

“玥玥,我是真的喜欢你,和刘怡情谈是因为她和韩凌雪有怨,而我不想让你误会我和凌雪会在一起,才答应帮她的。”

他说,

“玥玥,你知道那天我看见来找我的是你我多开心吗,还好,还好你来了,不然我要出国了,就真的要错过你了。”

      我就像遭了晴天霹雳一样,

“哈哈哈哈,,,,都错了,全都错了。”

        我苦笑着,眼泪早已流满脸庞。

“你该喜欢凌雪的,你该喜欢凌雪的,,,,”

        我嘴里一直说着这句话,柳豫愣在了原地。

“你在胡说什么,玥玥,我喜欢人的是你。”

        柳豫说完便要抱上来,我挣脱了他的手,转身走到方振身边,我感觉浑身有点软,我贴在方振怀里,泪水还在流,方振伸手抱住我,用手擦了擦我的眼泪,望向柳豫,

“柳豫,我和你是兄弟,别的我可以不和你争,但是,玥玥不行!她是我方振的女孩,我不知道你们以前有什么瓜葛,但是,我希望你记住了,她是我女朋友,也是我这辈子认定的人。”

“你知道我爱了她多久吗?”柳豫冷冷的看向方振。

“我不知道,但是,她现在选择的不是你!”

“别说了,方振,我想回宿舍。”我抓着方振的衣服,声音沙哑的说到。

方振低头,轻声的对着我说,

“好,我送你回去。”

        方振抱起我往操场外走去。

        一路上,很多人望向我,可是,我早已不想再去想这些事,

“方振”

“嗯?”

“我是不是很坏?”

“对啊,你才知道吗,你坏的都让我不想把目光离开你了,好好看着你才能不让别人把你抓走。”

“谢谢你,方振”

“傻瓜”

“当初,凌雪不该让我在那里,她一直倾心于他,在看到他落水后,拼命把他救了上来,凌雪就让我在那里等她回来,她去叫人。”

“嗯”

“如果,在那里的是凌雪,是不是就都不一样了?”

“小傻瓜,你想什么呢,那么小的年纪,只是单纯的觉得看着那个人很开心吧。”

“是啊,那个时候我们还都不懂爱,只是很喜欢。”

“玥玥”

“嗯?”

“是我来晚了,但我不想错过。”

我把头往他怀里埋了埋。任由他把我抱到宿舍楼下。

“回去好好休息,什么都别想,有事打电话给我。”方振摸着我的头轻声说到。

“嗯嗯”

        我转身上楼,进宿舍后,看到凌雪一人躺在床上,用毯子盖住自己,不停的在抽泣。我走上前,躺在她的身边,抱着她。她和我说了好多好多,说第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在哪里,说她这么多年为什么一直喜欢他,说她为什么留长发,,,慢慢地,凌雪不再出声了。

“凌雪”

“。。。”

“生日快乐”

“玥玥,谢谢你。”

        那天以后,我们都不再提这件事,大家都在努力的备战高考,柳豫来找过我两次,后来就没再来了。我和方振考进了同一所重本,我也答应了做他女朋友。而凌雪经过自己的努力,也说服了她的家人去了国外留学。

(五)

        大学,真是个好时光,在这里,我们经历自己所不知道的,也承受自己从不愿去承受的。

        大学毕业几年后 ,曾经的同学们组织了一场聚会,聚会的人都带着自己的另一半来参加聚会,有人炫耀,有人沉默。我坐在方振身边讨论着婚礼我们要怎么办。就在这时,一个蓝色的倩影出现在我们面前,凌雪一如当年,似乎岁月都不舍得在她身上作祟,反而增加了一层柔媚。她依旧单身,坐上了跨国公司经理的位子。

        我站起来抱怨的说到,

“还知道回来呀,都多少年了,都不知道回来看看我。”

凌雪笑了笑,看向方振。方振站起来笑了笑说,

“你呀,心里乐的跟什么似的,还非得说人家凌雪。”

“我不打扰你们了,我去那边看看。”说完,朝凌雪低头笑笑,便离开了。

凌雪望着方振离开的方向,

“他很懂你”

“也很宠我。”

我笑着看着方振。

凌雪扭头看看我,笑的一如当年,

“终于有人来接我这个傻妹妹了。”

我笑,她笑。

“祝你们幸福。”

“必须滴,嘿嘿。”

        我们俩走出热闹的包厢,到大厅坐下来,谈着这么多年没见的种种。说着说着,她的眼镜看向另一方向,有个男子独自一人坐在那里,透着一种深沉。

“ 他好像过的并不好”。

“我知道”

她收回目光,我们相视一笑,,便不再说话。

她后来跟我说,那天,柳豫也看见她了,找她说了很多。

他说,

“他当初不该那样对她。”

我问她她怎么说,她说,

“你爱了玥玥九年,我爱了你十年,等了你十年,可惜,你终究不是我要等的那个人。”

她问我,

“你当初为什么不答应他?”

我愣在那里。

她说,

“我知道你当初也喜欢他,那晚,你给他打电话了,解释完后,哭的很厉害。”

我笑了笑,

“爱,不是就一定要在一起”

“你是我最好的姐妹,我更不能做对不起你的事。”

“你明知道我不会生你的气”

“是啊,你总是宠着我,可是,当时已经有另一个如你一样宠着我的人了啊”

我们同时笑了,笑我们的曾经,笑我们曾经的那份情。

爱情,是让每一个人都愿意去做飞蛾扑火,那份光太美,太暖,以至于我们都忘了一次一次的疼痛。

不管我们是爱的那个人,还是被爱的那个人,都请好好珍惜和爱你的那个人。爱情里,没有对错。

我爱你,没有对错。

   

       

       

     

       

                                         

 

本文由威尼斯2017娱乐官网发布于新品推荐,转载请注明出处:没有对错

上一篇:堵车很恼火,国庆节放假安顿二零一一十二长假防肠胃病魔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